中国人对于吃真的是蜜汁执着,深海捕鲜或是悬崖采蜜,上天下地的吃。好像没有什么事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,初次见面一起吃个饭熟悉一下,好久没见的老友改天约个饭寒暄一下,求人办事请客吃饭表示一下,情侣约会探店尝鲜甜蜜一下,家庭聚会围桌而坐热闹一下……偏偏我又地处成都,这座久负盛名的美食城市。在江安吃了两年我川的网红食堂之后,又在望江沉迷科华北路、建设路等著名美食集散地。我的吃货之魂愈发壮大,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。某日结束完上午的摸鱼课程后,正愁中午吃什么,游历甚广的H同学突然说起了他在乐山吃过的油炸串串,那叫一个赞不绝口,我手一挥-“走,去吃!”。222组织稍加勾兑。10月20日的清晨,一行四人就此踏上去往乐山的高铁。

这是一次没有套路的旅行,没有详细的行程安排,亦没有矜持的女生,只需要一颗对美食赤忱的内心;四个人一个书包一个胃,加起来,就是八个行囊。

清晨的成都南站

清晨在望江南门等车,一人吃了两个包子,让胃热热身,以迎接今天的挑战。天气是成都这个季节一贯的阴冷,天气预报说乐山可能有雨,但考虑到我们大多数时间可能都在室内,所以问题不大。

一个小时的车程,是这次没有套路的旅程能够在一天之内起承转合的前提,感谢国家的基建,让我们能吃得更远。

出了站台,打车直奔今天的第一站--海汇源老烧卖点,这是一家不起眼的店---如果忽略当中本地居民的人头攒动的话。当地人永远是一个地方美食最准确的风向标,比任何美食指南都要靠谱。而那些历经数代人挑剔的舌头洗礼过后的老店,更是经典中的经典。上世纪的装修风格、熏黑的卷帘门,无不彰显着老店的尊贵身份,它可能已经融入了乐山人生活的一部分,如同呼吸的空气,“买东大街的海汇源烧卖当早饭”,早已写进了当地人的生活规程。就像拜访别人要先分清长幼次序,选择它作为第一站,是我们对乐山美食的礼敬。

第一站-海汇源老烧卖

一笼烧卖 四碗汤,从大局观考虑,我们没有多点。烧卖初入口时,面皮犹如粗糙的麻纸,咬下去亦能感受到坚韧与弹牙,随后便是满溢的肉香,香味与独特的坚韧感在舌尖化开之后,一咽,便尽然下肚,给人以干脆利落之感,完全突破了印象中黏附的面食与牙齿的依依不舍。余光瞟到店员打开一格格蒸笼喷洒凉水,用的是最传统的加压式花洒。这不起眼的动作,也许就是将湿度控制得妙到毫厘的关键,形式易学,但店员信手拈来的对时机的把控,是老店模仿者难以逾越的鸿沟。不容细想,筷子已伸向下一个烧卖

三鲜豆腐脑

辞别老店,无需多花车费,因为我们已经走进了乐山美食的核心圈。转过三个街头,来到一片类似于“大排档” 的美食街,却没有找到第二站“九九豆腐脑”。回头细寻,才在一个巷子头看到一个招牌,这或许是乐山老店的传统--从不以直白的面貌示人,在之后我们的其他站点,也多为如此。四人各点了一种口味,端上来之后,除了已经来过的H同学,其他个个都有点难以接受。在我们的印象里,豆腐脑应该是微黄的乳白色,乘在路边的塑料碗中,或铺以红糖,或浸于咸香的汤汁中。而乐山的豆腐脑却大为不同,半透明的粘稠汤汁中依稀飘着一块像是豆腐脑的白块,上面直接扣上各种配菜,往下一挖,甚至还有泛着红光的油泼辣子和纤细的粉条。我的那一碗更为夸张,粉蒸牛肉和红油几乎完全盖住了下面的“混合物”。用勺搅拌之后,各色调味料彻底混入了粘稠的“汤汁”。试尝一口,却意外的不错,犹如在品地道的川菜,浓烈的“味道”轻而易举的覆盖了所有的味蕾,而口感却又感觉空无一物。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向你们形容这道独特的小吃,它的味道对得起它的名声,却让人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吃什么。仁者见仁智者见智,没有试过的朋友一定要试一下。

吃过这一茬,我们决定休息一下胃,慢慢向所谓的“午饭点”--翘脚牛肉进发。走在乐山的人民路上,我们终于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城市。看得出,老城区并没有经过较大的改造,建筑都还保持着上世纪的风格,甚至能见到一些破旧的木结构房屋,不过已经荒废了。

醪糟冰粉摊,在一个小巷中,摊位仅有的几张桌子藏在昏暗的巷角,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,骚气十足,戴着围裙,杯和勺一字排开,从冰柜中取冰粉时还要抛上高空,然后临空一扣 接住,取东西也是丢来丢去。甚至还调笑女顾客,。作为乐山最有名气的醪糟冰粉摊位的老板,隐藏于小巷,一边又骚又浪地卖着冰粉,一边调笑着女顾客。或许只有乐山老城区这种在现代化进程中放缓步伐的地方,才会存在吧。对于乐山人来说,小吃还是那些小吃,熟悉的小巷还是那些小巷,而我的记忆中童年的那些老地方,大多都不在了。

在人民南路步行近两公里,我们找到了“李老四-跷脚牛肉”,和之前的几家店一样,其貌不扬,门口只有一口沸腾的锅,浑浊的汤里翻滚着肉片,老板拿着一个大汤勺,左右一薅便尽入一个白瓷碗中,撒上香菜,便吆喝一声“端,8桌”,如此简单粗暴的烹饪方式让人难以和它的名气联系起来。但进入店面以后,满墙的获奖金匾无不宣示着这间店的地位。四人寻到店中靠里部分落座,一个中锅,一份粉蒸肉,不多,但从下火车开始就开始吃的我们还是些担心吃不完。

开遍全国-跷脚牛肉
经典川菜-粉蒸牛肉

不过这个担心似乎是多余的。

跷脚牛肉从店面到菜品无不透露着一股质朴,近乎清汤的一锅牛肉与牛杂,一个干辣椒碟,加上一点锅里的汤。便是这一顿的主菜的全部。烹饪时间恰好的牛肉看着还有一点点红,入口是满嘴的肉香和绵嫩的触感,没有多余香料的衬托,还原牛肉本来的味道,在尝过成都无数重庆火锅的厚重味道之后,跷脚牛肉的确能让人回到对食材本身味道的关注上来。由于肉质很嫩,很好吞咽,加上一锅实打实的肉,如果没有下意识的仔细咀嚼,很容易在饭后消化不良,如此纯粹的---吃肉,实在是人生一大快事。

在解决完桌上的以后,我们又加了两份牛肉。隔壁桌早已换了一台,听这群客人和店员的交谈,他们是千里迢迢从其他省开车过来的,中国人对美食的执着,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。

从跷脚牛肉出来,我们终于体会到了胃的满足与抗议。在乐山老城区特有的属于上世纪的氛围感染下,我们突然有了找一个茶馆歇息的想法,作为年均二十的大学生,如此“养老”的想法也许只有在这里才会有吧

梓沨

站长 INTP,生物搬砖工